见得萧长风如此自信,卢老爷子也便没有多说什么。

他一生在宦海中起起伏伏,历经了多少波折,一双眼可谓洞察世事。

萧长风他曾经也见过,但给他的印象是胆小、自卑、懦弱。

然而这次醒来,他却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这个存在感最弱的皇子了。

别人看来,萧长风还是原先那副模样,无论长相穿着气质,都很普通。

但在卢老爷子眼中,此时的萧长风,就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

在那平凡的外表下,是睥睨当世、俯瞰众生的傲然。

这样的气魄,他只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们身上见过。

然而萧长风却比他们更胜一筹,那一双眼中的淡漠,仿佛看着一切都无差别。

卢老爷子心头突的一跳,想起自己曾去道观中上香,观中的神仙、佛像不也就是这样的眼神。

视众生如蝼蚁!

“九殿下经历了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看破一切的眼神?我迄今七八十岁,尚且距离看破尘世还有不知道多遥远的距离?”

红衣女孩清爽动人

卢老爷子心中惊讶,但并未说破。

“卢老爷子,这次到访卢家,长风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寒暄结束,萧长风终于说到了正事。

“殿下但说无妨,您救了老朽一命,但所有求,老朽无不应答!”

见得萧长风一脸郑重的模样,卢老爷子也是肃穆起来。

“我想知道十二年前,宫中的那场怪病,您老是当时的金牌御医,应该曾亲历诊断过。”

萧长风目光盯着卢老爷子,沉声开口。

他没有和萧余容一起回宫,而是选择先到卢家,为的便是这件事。

十二年前,宫中一场怪病,导致了自己母亲的失踪。

而卢老爷子,在十二年前,是御医院的金牌御医,肯定接触过此事,说不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听得萧长风的询问,卢老爷子先是一怔。

随后眼睛微微眯起。

十二年前的怪病风波。

看来,九殿下这次是有备而来。

“看来殿下是为萱妃娘娘而来的吧!”

卢老爷子开口,萧长风点了点头,并未隐瞒。

见此卢老爷子叹了口气,这才开口。

“十二年前,宫中突发怪病,上至陛下,下至宫女太监,都腹大如孕,浑身麻木,口不能言,此病十分罕见,我们御医院的六十三名御医,部上阵,但依然无妙手之术。”

“当时我们也曾找过精通炼药术的药帝,以及熟悉南疆巫术的强者,但最终都是无能为力,此病十分怪异,并非毒物,也非巫术,就连圣人出马,也是找不出原因,仿佛一夜之间,凭空出现。”

“而且此病感染性极强,当时我们六十三名御医,有一半都染上了此病,一时之间,整个京都,人人自危。”

卢老爷子缓缓开口,目中露出追忆之色,显然对于那件怪病风波,也是印象极深。

连圣人都找不出原因?

萧长风微微皱眉。

“因此,当年的皇宫,被隔离开来,陛下下旨,召集民间医师,希望能够有医治之法,最终出现了一名游方僧人,将此病治好了。”

卢老爷子点了点头,继续开口。

“那名游方僧人,是用什么方法治好的?”

萧长风把握到关键。

连圣人都无法寻到原因,诸多御医和医师都束手无策。

这样的怪病,居然被一名游方僧人治好,这其中,充满了蹊跷。

或许,能够从治病方法中捕捉到一丝线索。

“说来也怪,这位游方僧人,只是登坛做法,当时正直正午,晴空万里,烈阳当空,但却一下子就黑了,一片黑云压下,狂风大作,历经了足有一个时辰,之后所有人的怪病,便不治而愈了。”

卢老爷子皱了皱眉,郑重开口。

黑云压城?

狂风呼啸?

怪病不治而愈?

萧长风心中的疑惑更深,但仅凭这点蛛丝马迹,却是依然摸不着真相。

“我听说,从此之后,我的母亲萱妃娘娘便是失踪不见了,不知我母亲和这场怪病,以及这位游方僧人,有什么关系?”

萧长风再次开口询问,想要知晓更多秘辛。

然而卢老爷子这次却是摇了摇头。

“九殿下,不是老朽不告诉你,而是此事乃是皇宫隐秘,老朽也是不得而知,不过当时民间有传闻,说萱妃娘娘是妖女,这场怪病,便是她带来的,不过只是民间传闻,当不得真!”

见此,萧长风知道,从卢老爷子口中,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

不过他也不急,这只是他回京后的第一站。

十二年前的那场怪病风波,袭扰整个皇宫,更是惊震整个大武王朝。

知道秘辛的人,定然不少。

他这次归来,有的是时间和这些魑魅魍魉斗法。

“卢老爷子,这次你所中的,是一种名为恶灵咒杀术的诅咒之术。”

询问结束,萧长风话音一转,道出了恶灵咒杀术。

“老师,您一定要救救爷爷!”

听得萧长风的话,卢文杰脸色一变,急忙开口。

反倒是卢老爷子一脸镇定,并未所惊。

“卫国公府内,有一名魔灵大师,据说拥有驾驭鬼神之能,颇有名气,恐怕这什么诅咒,便是他的手笔。”

卢老爷子平静开口,似乎并不意外。

“谨堂近些年来,与皇后一脉走的颇近,看来我这把老骨头有点碍人眼了。”

卢老爷子眼中透露着几十年的智慧之芒。

卢谨堂的这点小心思,又岂能逃得出他的法眼。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终究是下不去手。

只得叹息一声。

不过萧长风却是眼中精芒一闪。

魔灵大师?

驾驭鬼神?

听得卢老爷子的话,萧长风明白,施展这恶灵咒杀术的,便是这所谓的魔灵大师了。

虽然只是皮毛,但能够触摸到诅咒之术,这个魔灵大师,倒是让萧长风有些兴趣。

“你们放心,区区低级诅咒罢了,这个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我做个玉符,只要贴身戴着,便不会再中诅咒!”

萧长风缓缓开口,魔灵大师的诅咒之术,在他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若是我想,翻手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