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这话不一定有半分的真心,可皇后娘娘很受用,带着笑微微点头:“既然众姐妹没有意见,那么此事就定下了。”

萧月瑶黑人问号。

形式主义。

既然这样子,唤她来做什么。

眼看着正事就要结束了。

珍妃一见到萧月瑶,就浑身不顺畅,就想开口找不痛快。

“听闻萧妃娘娘可真是好大的本事,本来后宫众姐妹都是共同服侍陛下的。

陛下今个儿去你宫,明个儿去别的姐妹宫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萧妃妹妹怎么还做出了去仪常在宫里抢人的事了呢?!”

仪常人闻言,委屈巴巴的低下头,看起来楚楚可怜。

萧月瑶闻言,看了过去,眼珠子一转。

萧怼怼正式上线!

不怼她们,她坐不稳高级反派的位置。

白皙美腿小清新美女

更是给她们反派丢人了。

“什么抢不抢的,珍妃姐姐这话说得不对,姐妹们一块进宫,而陛下只有一只,自然就是各凭本事留人了,珍妃姐姐没本事自然留不住陛下的。”

气死你气死你!

珍妃被萧月瑶这句话怼得憋红了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可左右细想,又不得不承认萧月瑶说得是事实。

陛下几次来她宫里的回忆,都不是好的。

还罚她禁足。

可珍妃这话却是说到了众姐妹的心坎里了。

本来,她们进宫,连陛下的面都见不着。

好不容易陛下终于肯进后宫了,却总往坤鸾宫去。

萧月瑶吃独食的事,她们早就不满了。

昨夜,陛下好不容易去一趟仪常在的宫里。

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她们也有机会了。

谁知萧月瑶竟这么霸道,直接去抢人了。

她今天能抢仪常在的人。

明天就能抢她们的人。

在座的好几个妃嫔一看珍妃开口了,也附和道。

“是啊,珍妃姐姐说得对,这以后若是陛下翻了谁的牌子,难不成萧妃姐姐都要去抢人吗?这样子以后后宫每个人不都人人都可以效仿萧妃姐姐了!”

“萧妃姐姐不知有没有听过一句哈,已所不欲,忽施已人。萧妃姐姐如今能从咱们宫里抢人,也不怕以后姐妹们也去姐姐宫里抢人吗?”

众人纷纷附和。

说话的人正是颜嫔,她正抚摸着自己的发鬓,眸子里满是倨傲。

要是她去抢人了,她未必会输。

在场的除了淑妃和如妃,几乎部的妃嫔都以珍妃为首,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

不知,是谁开口说了一句。

“皇后娘娘,你可得给仪常在做主啊,不然这后宫以后每天女人都争个不停,像萧妃姐姐一般,什么都做得出来!”

“是啊,皇后娘娘,得好好罚一罚萧妃!”

皇后娘娘目光落在了萧月瑶身上。

此时萧月瑶正悠哉悠哉的看着这群女人演戏,神情倒是悠闲自在。

只是,这罚不罚的,她真拿捏不准。

如今萧妃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若到时她罚了她,陛下怪罪起来,与她也没有好处。

皇后娘娘皱眉,芽衣看了一眼皇后娘娘的脸色,斥道:“都安静,娘娘们一人一句。人家还以为椒房殿是什么菜市场呢。”

众人只能悻悻然的噤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