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比法?”秦浩问到。

“很简单……找俩个人把药喝下去,互打一拳,证明谁的药更有效果!”

庞大师开口。

喝药的人得用自己家的,肥水不流外人田!

而且是毫无实力的凡人。

只有如此,才能显示出药的威力。

言语之间,庄茂显已经派了个壮实的家丁出来。

这家丁身高马大,很有几分强壮的卖相。

“等等!”秦浩打断道:“说好是三家比试,们派出一人,莫非卓前辈弃权不成?”

“没错,老夫就是弃权了,让庄家的人和们比!”

卓问天一副和庄茂显狼狈为奸的德行。

秦浩不再多言,和福妈对视一眼。

格子衫清纯美女香港旅拍图片

福妈提着药罐走向前方。

她要饮下秦浩的药水,和那名强壮的家丁殴打一拳。

秦世龙不安的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望向秦浩的眼神有些责备!

要派,也派个健硕的年轻人。

派个老妇女出去,六十多岁了。

即便福妈喝下药水,也不可能打得过庄家的强壮家丁。

“哈哈哈……大家快瞧,秦家让那个老婆子出来了!”

“简直是出来找死啊!”

“思匆,表现的机会来了!”

一些庄家的家丁,指着场中那名强壮的家丁说道。

“其实即便不喝下庞大师的神药,本思葱也能一拳打死这个丑老太婆。倒是庞大师的一番心血,万万不能浪费啊!”

名叫思匆的强壮家丁,卑躬哈腰的向庞大师开口,满面献媚之色。

“能饮下老夫的料液,是这贱奴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庞大师高高在上的昂起头,药罐子递给思匆!

思匆欣喜若狂,端起来一饮而尽。

喝完还不尽兴,用舌头舔了又舔,一滴也不舍得浪费。

刹那间,这药在体内起了反应。

思匆的头顶猛地冒出了几团白气。

一圈,俩圈,三圈。

直接从毫无实力的奴仆,晋升到淬体三重!

庞大师的药果真不一般!

瞬间,思匆的气场也变了,眼神犀利,浑身涌满了自信。

与后方那些粗俗的家丁一比,明显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思匆一飞冲天了!”

“以后我们只能仰视!”

“喝下庞大师的料液,实在太幸运了!”

“哈哈哈……我儿也是一名元者了!”

一名老仆人激动的大笑。

他名见林,是思匆的老爹!

这边庄家的人喝下药液,福妈也紧随其后。

她目光坚定,对秦浩有无比的信心。

咕噜!

药液滑入腹中,一股子神秘的力量从福妈体内觉醒,神秘力量瞬间完善了她衰老的躯体,带动气血运转起来。

经脉变得更强,气血更充沛,甚至有肌肉撑起了福妈的衣服。

更有数团白气从福妈的头顶冒了出来。

一圈,俩圈,三圈!

不多不少,和思匆一模一样。

这预示着,秦浩调配的药液和庞大师势均力敌,旗鼓相当!

庞大师一怔。

他私下研究过秦浩的六良液,药效确实不俗,但也不该瞬间让人突破。

六良液应该起效很缓慢才对,重点在于慢慢的改造人的躯体。

眼前这一罐明显和其他的不同。

事实上,秦浩熬的这一罐并非六良液,而是七宝液!

“算有俩把刷子,不过,也仅仅只有俩把而已,下一秒,老夫让哭都哭不出来!”

庞大师朝思匆使了眼色。

示意,去给那个老太婆一拳。

“福妈!”

萧晗有些紧张起来。

哪怕同样是淬体三重,福妈是个老人,而那思葱却身强体壮,血气方刚!

“别急!”

秦浩拉住萧晗的手,满脸笑意,笑容很轻松。

萧晗更加不解,福妈是东院最忠心的老仆人。

“我应该相信秦浩!”

萧晗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镇定。

那边,思匆走到了福妈的跟前:“死老太婆,给一个机会,立刻从本思葱面前消失,否则,提前送驾鹤西游!”

“年轻人,老奴也奉劝一句,赶紧跟爹去做生意,别在庄家混了,没出息。而且,会死的!”福妈提醒到。

“满口胡言,驾鹤西游去吧!”

思匆完不顾念老人优先的准则,猛的一拳打向福妈。

他很清楚,谁先动手,几乎谁就赢了。

俩人境界相当的情况下,福妈先挨一拳,势必会受伤,到时候就没力气打思匆了。

可见,这思匆还是很聪明的。

彭!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印在了福妈心口。

福妈布满皱纹的脸色一紧,身体后退了一步,但也仅仅只有一步。

捂着心口道:“年轻人好强的拳劲,把老奴打得心跳了一下,若打在其他人身上,可能就要死人了!”

“什么?”

思匆面色大惊。

力一击,仅仅让老妇女的心,跳了一下?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应该喷血才对。

“装腔作势而已,其实她已经受了内伤,不到片刻,便会七窍流血而死!”

一旁的庞大师信誓旦旦说道。

这不由给了思匆极大的安慰。

也坚实了他挨福妈一拳的想法,他觉得,福妈肯定没力气打自己了,挨一拳也不会受伤。

“年轻人,老奴再给一次机会,到底滚是不滚?”福妈严肃起来。

“哈哈哈……赶紧打吧,别浪费时间!”

思匆用力的拍了拍胸膛,示意福妈往这打,尽情打。

“当真不滚?”

“笑话,让我滚我就滚,算老几?”

彭……

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

福妈凝聚强力一拳砸在了思匆的脸上。

思匆话还没说完,飞了出去,嘴都打歪了,一头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头上,把墙壁震塌。

“这……”

“我眼睛花了吧!”

“思匆被打飞了!”

“我的儿啊!”

见林破涕大哭,扑向了倒塌的院墙。

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虽然家里穷,也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一拳过后,胜负已经揭晓了。

思匆的一拳只把福妈打得后退一步。

福妈却一拳把人揍飞了十米远……

“这怎么可能呢,同样是淬体三重,差距也太大了……我不相信!”

庞大师气急败坏的跳起来。

那药剂是他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他做过试验,丝毫不比六良液差。

可福妈出拳的劲道,堪比淬体五重!

这明显有古怪!

“一定是秦家的小子作弊,说不定在药里加了什么兴奋剂,师傅再和他比一场,比您拿手的炼丹,闪瞎他的大眼睛!”

王狗蛋和秦浩有断臂之仇,断子绝孙之恨。

不把秦浩玩残废,他不甘心!

“没错,老夫要和再比一场,比炼丹!”

庞大师气得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