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海城外。

“乌云怎么散开了?”

“邪魔也不见踪影了,怎么回事?”

无数人都在议论纷纷,之前整片海岸还是一副黑云压顶的末日景象,如今乌云迅速散去,阳光重现,天空蔚蓝,仿佛一切都恢复如初了一样,让人不敢置信。

“魔族可能转移南下了,快,修行者们立刻南下,拦截魔族。”

“看,是国教的神官们,十六名青衣神官居然部出动了。”

“走,跟上神官们,去拦截魔族。”

大批的修行者浩浩荡荡的向南飞去,来到武极城时,却是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

遍地都是邪魔的尸体!

“天呐,何人如此凶猛,居然将邪魔一网打尽了!”

“快看,主教大人在武极城!”

一众修行者急急忙忙的飞入武极城,神官们刚要上前参拜,就被苏辰呵止。

独处唯美女生与她的小泰迪私房生活照

“别说废话了,城内伤员众多,快去救治伤员!”

苏辰一声令下,威严十足,更是让百姓们无比的安心。

众人虽不明白状况,但还是急忙分散到城内各地去救治伤员了。

“主教。”

一名年迈的神官走上前来,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这些邪魔都是一个人除掉的嘛?”

“似乎不愿意相信。”

苏辰冷笑说道,经历了之前的暗杀,苏辰对国教里的这些老家伙们,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不敢不敢……”

老神官颤颤巍巍的说道,额头甚至都有冷汗渗出,显然是吓得不轻。

一名年轻的神官上前说道:“主教,这位可是我们国教的执教司大神官,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这样对执教大神官说话,未免也太目无尊长了。”

苏辰淡淡的看了此人一眼,问道:“叫什么名字?”

年轻神官傲然道:“吾乃天枢院首席神官卓不群,乃是青衣神官席位中最年轻的一位。”

“很了不起嘛。”

苏辰微笑着走到卓不群面前,卓不群很是高傲的抬起头,完不将苏辰放在眼里。

“啪!”

苏辰突然出手,一记响亮的打耳光抽在卓不群脸上,速度之快,让卓不群根本无法防备,硬生生被这一巴掌给抽倒在地上,满脸不可置信的惊愕表情。

“居然敢打我!”

苏辰冷哼道:“我不光打,还要踹!”

话音刚落,苏辰一脚飞起,将卓不群踢飞数十米远。

“主教,您这是……”

几名神官都面面相窥,不明白苏辰为何突然发飙。

苏辰冷眼扫过众人,质问道:“本主教问们,暗影司是由谁掌管的?”

众人不明所以,目光纷纷落在了那名冷汗直流的执教神官身上。

原来就是这个老东西,难怪他如此心虚。

苏辰冷哼一声,将之前那暗影司杀手留下的一柄飞剑丢到了地上。

剑刃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执教神官的身躯也跟着微微一颤。

“这是……暗影司大司座姜黎的飞剑。”

“为什么姜黎的飞剑会在主教手里?”

“对啊,这两天一直没有看到姜黎的人影,他的实力在国教也算排名前三,抵御邪魔这等大事,他居然没有出现,实在奇怪。”

苏辰冷声道:“在本主教为北玄众生抵御邪魔的时候,就是这柄飞剑的主人,竟然敢堂而皇之的暗杀行刺本主教,若非本主教在危难之时突破凝神境,斩杀了这条恶犬,们来武极城看到的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画面了。”

“什么!”

“姜黎居然会行刺主教大人,执教大神官,这是怎么回事。”

“执教大神官,姜黎可是的心腹,这该不会是指使的吧!”

“糊涂!执教大神官糊涂啊!”

执教神官眼见事情败露,无地自容,干脆一咬牙一狠心,突然抓起地上的飞剑,猛的朝苏辰刺了过来。

“自不量力。”

苏辰一个瞬移闪开,虚手拉出诛天弓,刺啦一声,金芒贯穿了执教神官的身躯。

“执法殿大神官何在?”

高辉连忙站了出来:“高辉在此,听从主教吩咐。”

“把执教神官抓起来,押回国教,送交裁决司审判。”

“高辉领命!”

高辉恭敬的点了点头,亲自将执教大神官压走。

裁决司的大神官也连忙站了出来:“裁决司定会竭力彻查执教司和暗影司。”

武极城里发生的一切,迅速传播出去。

新任大主教凭借一己之力独战群魔的事迹,也被不断添油加醋的传开,一时之间,苏辰的名号在整个北玄国内都竖立起了极高的威望,所有之前不满夏怀古决策的人,都在一时间变得心服口服。

通过这次事件,苏辰这个徒有其名的大主教,终于在国教内站稳脚跟,不再是有名无实。

在武极城待了七天后,苏辰终于动身离开了。

武极城现在已经基本安定下来,苏辰已经没有必要留下。

不过苏辰并未返回天罡城,而是出海,再次来到了邪魔岛。

此时邪魔岛上残存的邪魔,已经被北玄国的修行者们尽数斩杀殆尽了,岛上还驻扎了不少修行者,在不断进行调查。

苏辰再次来到死魔殿中,破开了禁制,来到了最高层。

这里是魔云修炼闭关的地方,苏辰像来搜刮一下,看看能否找到一些宝物,顺便将这里的魔气给吸收掉。

一番搜查,苏辰并未发现什么好东西,便当即坐下,开始吸收死魔殿中的魔气。

魔气入体,不断点亮苏辰体内穴位。

半个时辰后,死魔殿内的魔气被苏辰横扫一空。

此时苏辰体内被点亮的穴位已经足足有八百多个,超过了三分之一。

不过意外的是,虽然这些穴位反刍了不少的能量汇入苏辰识海之中,但是苏辰的实力却并未突破分毫。

这是怎么回事?

苏辰内视识海,赫然发现,那根七彩羽毛不知何时又回到了他的识海内,正在吸收着穴位反刍的精纯能量。

“我靠,这羽毛难道也会修行?”

苏辰很是无语,将七彩羽毛拿出来一看,却并非发现有丝毫变化啊。

羽毛上也感应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动,那它吞噬的那些能量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