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三和洛子枫也面色各异,齐齐看着抵拳低咳的墨成悦,面色简直一言难尽。

三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吭声,更加没有提这个话题。

毕竟,墨家的大小姐名声差在锦城早就众所周知了,却万万没料到,这才刚来月城,竟然也出名了。

还是这种无法令人直视的有损声誉的名声!

楼下的人可能是喝高了,此起彼伏的说话声一声高过一声,畅聊的简直忘乎所以,有鼻子有眼睛,简直就跟亲眼所见一样:

“们是不知道啊,上次那楚家小少爷为了维护那小大夫,差点就要杀人了。”

“还真别说,烈家的小少爷带着自己护卫去楚家抢人,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那烈家的小少爷谁不知道是个断袖啊。”

“那楚家的小少爷就是不肯交人,不仅将烈家的少爷连同护卫一同赶出来了,还差点阉了那烈家少爷。”

“真的假的?楚家小少爷不会做这种事吧?”

“那楚家小少爷走到哪里都把那小大夫带上,这次连押镖都不例外。”

“前一个月,我就在这家酒楼吃饭,那楚家小少爷跟小大夫去了对面的铺子里,们知道他们买了什么吗?”

红通通的可爱脸蛋可爱迷人

“买了什么?总不会是凤冠霞帔吧?”

“还就是我们月城的女子出嫁的服饰,一整套啊,从头面到鞋袜,用一个红色大绸布包裹着,我们好多人都看到了呢……”

“是是是,这件事我也知道,当时我还纳闷来着,怎么两个大男人竟然去铺子里买这些东西干啥……”

……

楼上的三人默默的吃着饭菜,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心情了。

特别是墨成悦,连酒都没心思喝了。

楼下的人正聊得兴高采烈之处,突然“砰”的一声,一把锤子砸在了这些正侃大山的人的桌子上,吓得这些人突然叫了起来:“谁,谁干的?”

“老子干的!”烈风提着长剑,气势汹汹的从门口进来:“说楚初言就说楚初言,带上老子干什么?

有种再当着老子的面再说一遍,看老子会不会割了们的舌头泡酒。”

那些刚才还说的兴致勃勃的人一看来的人是烈风,一个个犹如泄了气的皮球,瞬间不敢了,开始小声求饶:“烈小少爷,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

“我们只是在说楚家的小少爷跟他那位小大夫,怎么敢说您呢。”

“烈小少爷,给我们十个熊心豹子胆,我们也不敢在背后编排您啊。”

烈风抱着长剑,看了眼身后的护卫,大摇大摆的往楼上走,仰着下巴哼了哼:“这还差不多,下次再让老子听到老子不愿意听到的,给老子小心点。”

掌柜的对这些事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亲自招呼着烈风往楼上走:“烈少爷,最好的包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这边请。

您大人大量不要跟这些人一般见识,快请快请!”

洛子枫早已经推开了窗,盯着烈风和他身后浩浩荡荡的护卫:“这小子,如此没有脑子,竟然也敢跟大小姐起冲突。”

说着,满眼怜悯的摇了摇头,竟是丝毫没有担心墨思瑜可能被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