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也不清楚,这少女究竟是哪个大宗的弟子?但是,就眼下的这份实力,比之王二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一剑挥出,是真的有一条蛟龙虚影冲来。那蛟龙两侧有风雷玄色,电弧闪烁,煌煌近三十米长,来势汹汹。

直至此刻,韩非才脸色变化,将绣花针换成了饮血刀。

“拔刀!”

相比于那白衣少女的风雷恶蛟,韩非的一记拔刀术可谓是朴实无华。但是,那闪耀的刀芒,却顶着那风雷恶蛟,一路横劈。

“撕拉……”

海浪在倒卷,将韩非的衣衫头发直往后掀去。于滚滚浪潮中,韩非一步步踏水而进。

在他的视线里,白衣少女又出了一剑。双剑连斩,才堪堪地抵消了自己的这一次拔刀。

不过,正在那会儿,六门阵再次发动。这一次,可确确实实将这姑娘给关了进去。

“噗……”

少女小吐了一口血,身后一匹白色海马浮现。一道光辉洒落,竟然是一种堪比治愈术的力量。

韩非的视野中,信息展示。

清纯美女沐浴阳光

名称青云驹(弓月涵的灵魂兽)

介绍异种海马血脉,速度极快,身姿飘逸,可发出寒冰剑气。其速度之快,施展水月追云术后,上可追青云,下可比蛟龙,不可小觑。

等级35

品质传奇

蕴含灵气2602点

食物藻类,虾类,浮游

战技水月追云术

蕴含魂力808

备注刚刚成年,水月追云术的力量无法部发挥。

韩非有些讶异:不是说,传奇类生灵,极其难得的么?这特么都第几个了?

而且,这弓月涵的天赋灵魂兽,竟然是一匹海马。

韩非还真特么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海马!通体洁白,头生独角,似乎还生有双翅,只是并未展开。身上,有一圈一圈淡红色的细纹点缀,这特么漂亮得过分了吧?

弓月涵正愣愣地看着韩非。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被人越级挑战了。而且,对方看起来,是那么地轻松写意。

弓月涵:“你的秘法,刚才让你爆发出了多强的力量?”

韩非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实际上,他的内心可一点都不平静。4倍,刚才他用了八成实力!算下来,可不就是正常状态下4倍的力量么?

然而,这么强大的力量,被眼前这少女两剑就挡下来了?

韩非几乎可以料定:这姑娘,绝对还有更强的保命绝技。

韩非心里不由得出现一丝紧迫感。虽然刚才的后一招,弓月涵似乎也用了某种秘法。但是,如果弓月涵、王二剑这些人拥有王霸玄咒这样的秘法,又会如何?

恐怕,那时候,自己只能灰溜溜地逃命了。否则,别人五倍力量一出,自己还是被压着打的命。

却见韩非走上前去:“过路劫财,不取性命。交出吞海贝,放你离开。”

然而,那白衣少女却没有半点慌张之色:“你很强!即便不用秘法,也可以算是太虚院的一代天骄了。不过,我的吞海贝,你就别想了。”

韩非翻白眼:“什么叫我就别想了?我想想,又怎么了?”

说着,一张禁灵网就从天而降。

这少女一见禁灵网,顿时面色一变:“你哪来的禁灵网?”

六门海星:“快点,快点,来人了。”

韩非一听,连忙冲进六门阵中。这会儿,哪儿还管她什么怜香惜玉?先抢着吞海贝再说吧……

韩非恶狠狠地说道:“是你将吞海贝交出来,还是我自己拿?”

弓月涵一听韩非如此霸道嚣张,当即抿着嘴巴:“我的同门姐妹就要来了。你走不掉的!你抢了我,更走不掉!”

韩非脸色一横:“你就是不想给,是不是?多漂亮的一小姑娘?咋就那么抠咧?”

说着,韩非就伸出了他的咸猪手。

弓月涵顿时花容失色:“喂!你干嘛?你无耻……”

韩非无所谓地道:“放心,小爷对你兴趣不大,只对你的吞海贝有兴趣。”

弓月涵还用双手捂住胸口呢!那边,韩非已经把她的耳环给摘了下来。

弓月涵:“???”

弓月涵都懵了:从小到大,哪儿见过这等流氓?以前,男生见到自己,要么躲得远远的,要么就跟在身边不肯走。但独独,没有人这般对待过自己。

眨眼间,弓月涵的两枚耳环,就被韩非给摘了。然后,腰间的一枚佩玉,也被韩非给摸了。

“贼子,你住手。”

韩非哼哼地拽起弓月涵的小手,一把将她腕子上的青玉色玉镯给撸了下来。然后,看向弓月涵:“吞海贝,是我拿,还是你拿给我?”

弓月涵看着韩非,眼神惊恐。

韩非一见远处都有人影来了,连忙就伸手准备自己掏。反正嘛,他琢磨着,夏小蝉也不在这边。而且,自己的目标可是吞海贝,仅此而已。

“我给,我给……”

弓月涵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眼泪都掉了下来:“你不准看。”

韩非无语:“废话咋这么多呢?你是不是想拖延时间?我看你什么我看……”

弓月涵蹲在地上,慢腾腾地掏出吞海贝,却被韩非一把抓了过去。

还没等韩非起身,只听远处数十道传音飘荡而来。

“恶心,放了月涵。”

“大胆狂徒,今日要斩你于刀下。”

“太虚恶徒,你死定了。”

“师姐,你对我师姐怎么样了?”

……

韩非起身一看,四面八方已经有七八个人到了。

关键是,其中一人,竟然也穿着太虚院的衣服。

此时,有人正用刀指着那名太虚院弟子:“说,这个家伙叫什么名字?日后,必叫他跪在玉仙宫门口,忏悔今日所犯之错误。”

那太虚院弟子也懵了。不过,当他看向韩非后,整个人都是一懵:“我不认识他啊!”

韩非当即脸色微变:糟了,自己用的还是黑无常的脸。之前,他也没想过,这么快,就会遇到太虚院的人。所以,他根本没往这茬上想。

可旁人不这么认为。

“你放屁!你太虚院的人,你会不认识?”

韩非急中生智:“师弟,我冤枉啊!你要相信,师兄我是清白的。我们只是正常的战斗而已。”

只听那太虚院弟子怒道:“你叫谁师弟呢?我明明就不认识你。你师承何人?此次历练,为何我不曾记得人群中有一张你这样的面孔?”

韩非厚着脸皮道:“师弟,是这样的。因为师兄我天资太过出众,故而隐于太虚院潜修多年,一直都是院长亲自教授我的啊!你不认识我,这实属正常。但是,我堂堂太虚院弟子,岂能被如此凭白冤枉?”

那名太虚院的弟子也迷了:真是这样的吗?院长亲传的弟子,这可能么?

不过,那可是弓月涵啊!连玉仙宫的天之骄女弓月涵,都败在了这人手下!难道,这真的是本门隐藏的绝世天骄?

“诸位,这人……”

弓月涵刚想说话,却听韩非传音:“你再说半句话,我就把你衣服给撕了。你信不信?”

一听这话,弓月涵哪儿还敢再说半个字?脸上气得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的……

韩非顿时把姿势一摆,不苟颜色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本来,我是准备放了她的。但是,这会儿,你们这么多人二话不说,意图围杀我。好,今日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谁能在我手下撑过10息。人,我放。吞海贝,我不取。”

“10息?”

有人闻言:“谁知道你说话算不算数?”

韩非冷哼一声:“我太虚院弟子,岂有说话不算数之理?尔等也算名门之后,今日,我太虚院范大桶,在此正好将尔等横扫,以扬我太虚院之威名。”

阵外,那名太虚院的弟子闻言都愣住了:这风范,好像是挺有绝代天骄的味道的!就是……这个师兄的名字……范大桶,这也太难听了吧?

结果,那边才刚有人意动,就听弓月涵道:“不要信他!他实力很强,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很强?”

当时,这些人就是一愣:搁别人说出来,他们还不太服气。但是,这话从弓月涵嘴里说出来,众人不得不认真对待。

韩非龇牙,顿时看向弓月涵:“你闭嘴,这是正大光明的挑战。你再说话,我立刻就把你吊起来打,你信不信?”

“哼。”

弓月涵扭过头去:这人简直无耻之尤!她生平,都未曾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