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古船真人稍稍运气,堂内所有的桌椅板凳全部被震碎,就连支撑房梁的柱子也显出了丝丝裂痕。

“杀我两个徒儿,血债血偿!”

突然,古船真人亮出来一把上品法器!

兰力行见多识广,马上便说:“龙血剑!这竟然是龙血剑!”

谢三刀说:“龙血剑不是早年间在皇宫被偷走了么!”

那龙血剑闪烁着龙纹,剑柄也雕刻着龙头,金光闪闪,夺目耀眼。

只见古船真人随意挥剑,大地上便多出来一道裂缝。

当古船真人把自身所有的真气都灌入到龙血剑里时,整个开兰镖局的人都已经睁不开眼睛。

“受死吧李再临!”

古船真人冲了过来,以真境小成的威力来讲,他肯定无敌手!

此等杀招,谁能挡得住?

骑机车的卡通T恤少女萌萌哒

就在古船真人以为自己稳操胜券的时候,突然一股无名的力量向上击中了他的腹部!

转眼间,古船真人被垂直击飞!

他的身体就这样不被控制被打飞了。

接着是冲断房梁,再接着是冲破房顶!

直到古船真人的身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众人一看,李凌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只能从天空上传来几声法器碰撞的声音。

“这……古船真人应该会赢了吧?”

他们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噗咚一声。

古船真人顺着房顶的那个缺口又落了回来,整个人像个球一样砸在地上,砸出来一个三丈深的大坑!

“真人?如何了?”

所有人都看到古船真人奄奄一息的样子,看起来受了很大的伤,可是李凌却消失不见了。

片刻之后,李凌也从那个缺口落下。

他此刻展现得是元始天魔体的模样!

只见李凌落地,同时将天诛剑胎插在古船真人的脑门上,这号称真境真人的古船,就如此被秒杀。

武长襄掐指一算:“竟然……竟然只用了七招!”

是,都号称真境真人在府城是无敌的存在,然而古船真人这么厉害的人竟然被李凌仅用七招就杀了。

如此情况真是闻所未闻。

柳如嫣更是呆滞。

“凌弟……竟然是李再临,而且……杀真人都这么容易?”

那些掌舵人们哪里见过这个场景,他们在见到这一刻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跪在了地上。

“日后,古桐九府皆以天刺候为尊!”

“我等愿效忠李家!”

所谓的七府联盟,仅仅用了七招就瞬间瓦解。

当然可以瞬间瓦解了。

连最强的古船真人都只用七招就死,其他那些脉境宗师又能如何呢?

他们大部分人都悔不当初,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傻非得入什么联盟。

跟李再临为敌,这不是吃饱了撑得么。

这一刻,李再临三个字真的响彻江湖!

若是以前其他的府城掌舵人还有不服李再临威名的话,那在这一刻之后,将不会有人再敢随意反抗。

只要不是傻子便能明白李再临比他们所想象得还要强大。

七招杀古船,简直是江湖震怖!

从此以后,李再临便与恐怖挂钩,凡是在古桐郡设下九府里,谁也不会再叫板。

兰力行一个劲地磕头,可他的求饶并未把他救了。

李凌只需一掌便把这位玉兰府的掌舵人杀了。

“知道为何杀他么?”

李凌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没人敢漏听一个字。

谢三刀马上一边磕头一边说:“是因为兰镖头给七府联盟提供场地,该杀,该杀!”

“知道便好。”

武长襄虽然跪着,但他还是跟谢三刀那种人不一样。

“侯爷,武某只想问一句话!”

“问。”

“我天武轩参与联盟实属被逼无奈,是被那古船真人胁迫而来,所以天武轩并非要与您为敌,可是武某还想问,您杀掉武某的弟子,是因为那些劣徒犯错了么?”

“是与不是,重要么?”

“重要!若是我的劣徒冒犯了您,那您该杀,武某也会自裁向您赔罪,若是您随意杀戮,那武某就算拼个死,也要为天武轩讨回公道!”

“老武疯了么!左右都是死,干嘛还要激怒侯爷!”谢三刀赶紧劝,可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劝不动。

所有人都觉得武长襄在找死,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服软不就行了么。

何必非得自讨苦吃,找

这个麻烦不是活腻味了么。

李凌没说话,柳如嫣直接开口:“的徒儿在侯爷睡觉的时候直接破门而入,还叫嚣着让侯爷让出房间,不让就要杀了侯爷。”

一听这个,全场俯身磕头。

“侯爷啊,这都是天武轩弟子干的,跟我们没关系啊。”

“您可要分清,要杀便杀天武轩的人。”

大家听到这个时都木了,心想天武轩的人到底长了几个脑袋敢做出这种事。

武长襄听过之后便点点头:“那武某甘愿自裁!”

接着武长襄掏出匕首便要抹脖子自尽。

就在他即将自杀的那一刻,李凌出手将他的匕首打掉。

“也算忠义,留一命,断去小指以示惩戒。”

说实话,在场的人里,也就武长襄能让李凌高看一眼。

虽然他被胁迫过来有些无奈,但他本人并没有为虎作伥,只是管教弟子不严。

更何况,别人都在李凌面前俯首称臣,又有几个是真心的呢。

倒是这武长襄,身为掌门会为自家弟子要个公道。

而且他知道自己犯了错之后还会自行惩罚,江湖已经很少见过此等性格的人了。

这才是真正的江湖人士!

被切去了小指的武长襄有些悲愤。

“武某的弟子冒犯您,武某自己又质问您,武某已经罪无可赦,侯爷您何必要救我……”

“我要杀的人活不了,我让活的人,死不得!”

“多谢侯爷留命,武某以及天武轩日后定当报答侯爷恩情!”

所有掌舵人继续长跪不起,李凌没下令他们哪敢起身呢。

倒是柳如嫣直接扑了过来,她双臂环着李凌的脖子便将其紧紧抱住来了个埋胸。

“凌弟!太棒啦!快快快,什么时候把姐姐收入房中!有夫人没?有也不用休,姐姐肯定不跟她争宠!”

那柔软……那香艳……

李凌差点被憋得喘不上气。“柳姐……让我缓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