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中,刀刃碰撞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

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手中的刀刃不断地交击着。

一缕缕寒光划出令人心悸的弧度,如同无数闪光的丝线在爷空中穿插交织着,迸射出一串串飞溅的火星!

铛~

一声脆鸣,雷恩右手举刀架住来者的刀刃,左手的莫邪一刀划向他的脖子。

披着一件灰白色袍子、遮住了脸的来者一个灵活地飞跃,如轻燕一般闪身后退。

雷恩立刻脚步一踏,闪电般欺身向前。

他的刀法,以及筋力和敏捷等数值胜过对方,之前一轮交手,已经砍中了对方两刀,不过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锵锵锵!

两人尚在半空之中,四把弯刀就挥舞出了一阵残影,撞击出无数的火花!

待落地的一瞬间,雷恩目光一凝,体内的群星之气犹如开闸泄洪一般,蔓延至手臂,然后贯注入刀势之中!

铛──铛!

美少女一只叽粉红格子裙软妹日常写真图片

两声金属轰鸣音炸响,雷恩手臂青筋直跳,双刀用力斩碎了白袍人手中的刀刃!

点点寒光浮现,数十块刀刃碎片散射而出。

这个结果明显令对方一愣,他反应极快的开始后退,但雷恩已经抬起了脚。

唰!

一记凶狠的侧踢掠过低空,激起汹涌的气浪,白袍人闪避不及,砰的一声,犹如出膛的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沿途撞断了几颗树木后,又撞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他才止住身体。

咔嚓咔嚓~

白袍人背后的树皮正在开裂,树叶飘落下来。

还未等他喘口气,雷恩就如飞燕般一跃而起,身体尚在空中,双刀回旋着撕裂了夜幕。

借由身体下坠的力量,刀刃如雷霆一般劈下!

千钧一发之际,白袍人几乎是本能地身体一个麻利翻滚,擦着寒光四溢的刀刃,险险地避过了致命的一击!

砰!

刀光立刻撕裂了他背后的树干,木屑溅射时,在地面上斩出了一道凹陷的裂痕!

虽然一击落空,但雷恩动作没有一丝停滞。

仅仅一步就贴近了略显狼狈的白袍人,寒气逼人的双刀再次划破虚空,豪不留情地砍向对方的脖子和心脏。

“tra。”

白袍人轻声念诵一声,瞬间握住两把新刀,精准的架住了雷恩的双刃!

铛铛!

两声刀鸣,火星迸射。

手腕上传来的惊人力道令他肌肉发麻,不过他借着这股力量如狡兔一般纵身飞退。

迅速拉开了彼此的距离,白袍人矫健的双腿轻轻一跃,如飞燕般跳上了一颗大树。

他手持双刀,仿佛没有重量一样,脚尖立于一条树枝上,背对着皎洁的明月。

修长的身体,孤寂的影子。

“如此登峰造极的刀术,还有精湛的格斗武技,实在不像是一位魔术师。”

男子清澈的嗓音回荡在森林中。

“明明是一个擅长用箭的弓兵,非要玩近战,拿刀砍人,不觉得本末倒置吗?”

雷恩手持干将莫邪,抬头看着白袍人。

“习惯而已,我不觉得用一些箭矢就能战胜你。无铭,你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袍人的声音沉稳有力,双目盯着无铭说道。

他从“老板”那里得知,眼前这个和他十分相似的家伙,是平行世界的来客。

至于无铭的具体来历,和他又是什么关系,老板同样不清楚,祂只说观察一下对方的举动,并无具体要求。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发生了一些未知的情况。当我苏醒时,已经作为Caster参加了圣杯战争。”

雷恩的语气很平淡,随口解释了一句。

平行世界又不是什么秘密,宝石翁的第二魔法,就能观察无数地存在的平行世界,并任意在不同世界间往来。

他这种情况虽然罕见,但一些存在也不是不能理解。

系统的掩饰十分完美,只要雷恩不主动透露自己来自完不同的异宇宙,根本没有谁能发现异常。

任何涉及系统自身或可能泄露秘密的记忆都是受到系统保护的。

而且月世界本就很神奇,他的多重身份和一些奇特经历真的不算什么。

这个世界的某些人身上的故事的曲折离奇程度,比他也丝毫不逊色。

“倒是你,Eya(卫宫),我本来以为你是因为私人问题来找我的,不曾想却是以守护者的身份降临。”

“呵呵……”

白袍人突然畅快的笑了几声,他摘下灰白色袍子的头套,露出一张十分英俊的脸,只是皮肤略显黝黑。

来者自然是英灵卫宫,不过他是以抑制力守护者的身份降临。

立于树枝上,一头雪白的头发在寒风中轻轻舞动,黑色的瞳孔凝视着无铭:

“无铭,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不管你怎么想的,你现在做的事,都是我所渴望的。”

他根本没有阻止对方的理由。

他只是没有机会以从者的身份来这个时间点,没有圣遗物,他无法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否则他自己早就动手了。

雷恩露出一缕微笑,有点好奇的说道:

“喂喂,这一下可没有正义的伙伴了。”

“家庭美满,在父母的陪伴下慢慢长大,过着平凡而温馨的生活不好吗?”

红A语气平淡的反问道,他并不奇怪无铭清楚一些事,对方也许就是平行世界的自己,就算不是也非常相似。

再说了,他看过“剧本”,无铭知道也不奇怪。

见无铭不说话,红A突然冷笑了一声:

“老实说,不用看到某人天天喊着要成为正义的伙伴,一直过着伪善的日子,直到抱着理想溺死,我很高兴。

省得我自己动手干涉。”

他语气中对某人(曾经的自己)的嫌弃几乎不加掩饰,仿佛提一句看一眼都觉得浑身难受。

雷恩听得十分无语,他当然知道红A的一些想法。

可不是演戏和故作姿态,五战时,他某些时候是真想杀了士郎,至少击溃士郎的信念。

当然红A本人心中难免有迟疑和犹豫,毕竟是看着过去的自己,心情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不过雷恩问的不是这个,他语气有点疑惑:

“现在红发男孩连“正义的伙伴”这个想法都不会有,不会影响到你吗?”

他记得英灵卫宫亲口说过,如果能击溃士郎的信念,他就可能从英灵座上“消失”,从而获得解脱。

如今红发男孩的名字都不是卫宫,信念更是无从谈起。

“本来还有点期待的,但结果显然让我失望了,即使看不到那个家伙了,也根本没用。”英灵卫宫的声音十分遗憾。

守护者这份工作他早就不干了,每天都加班,没日没夜,还没有报酬。

做的还尽是和他理想背道而驰的事,真的把他给恶心坏了,愈发痛恨当初的某人。

奈何他连自杀都做不到。

本来也试想着杀了某人,或击溃某人的信念以让自己解脱,可如今看来,这些猜想中的方法显然没什么卵用。

不然无铭做了那么多事,他早该消失了。

可不久前他被老板派来观察一下无铭,才知道那些都是无用功,这份工作得干到天崩地裂,宇宙灭亡才有解脱的可能。

太艹了,狗娘养的阿赖……咳咳。

雷恩听后撇了撇嘴,亏他还觉得自己搞事情,可能会不小心把红A弄没了。

原来根本没有用啊。

是了,要是有用的话,HF线中,士郎选择只当樱一个人的正义的伙伴,按理来着已经和红A相差甚远。

但结果……

“老弟,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雷恩一头雾水,摊摊手后说道,“我打个圣杯战争而已,又不是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至于影响到人类的存亡吧?”

他的身份没有破绽,两大抑制力中,盖亚根本没有关注他的理由。阿赖耶也不应该理会他才对。

像五战时金先生脑抽了,想用黑泥来灭世,才可能引起关注。

说不定闪闪会扑街也有大佬在暗中影响。

“观察一下情况而已。”红A淡淡的解释了一句,脸上十分平静,他的任务就是观察一下无铭,没有任何别的要求。

这份工作做了这么久,他自然也清楚,打圣杯战争而已,真的不算什么。

他自己就打算去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此时乱入一个平行世界的来客也没什么。

老板派他来,不过是因为无铭的出现多少有点奇怪,想观察一下而已。

毕竟无铭可不是宝石翁,正常情况下他无法从平行世界过来这个世界。

不过只要无铭没做什么危害人类延续的事,也不用多做处理,老板根本不会在乎本世界多了一个从者。

“老弟,如果只是观察,你在暗中注视着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在我面前现身?”

雷恩盯着树枝上的红A,询问道,对方是主动泄露气息,引他过来的。

“没什么,过来专程感谢一下你,当然,我本人对你的身份和来历也有点好奇。”

………

一刻钟后,山下某处凉亭内。

雷恩淡定的坐在一张投影出来的桌子旁,桌上放了一个茶壶和两个杯子。

红A站在一旁,用非常熟练、流畅的动作泡着呈现出红色的高级红茶。

手艺惊人,一举一动都很有观赏性,泡好茶后,英灵卫宫将红茶递给了他。

雷恩品尝着美味的红茶,盯着对方那张脸吐槽道:

“你在我面前晃,我会觉得有点不自在,额,该怎么形容,就像在一直照镜子。”

“我也觉得很难受,特别是镜子里的人衣服比我更好。”英灵卫宫耸耸肩说道。

两人的身材外貌完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外套。

雷恩是黑色圣骸布加红色外套,红A是黑色圣骸布加一件灰白色袍子。

“Eya,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追问我是谁。”雷恩抿了一口红茶,笑着说道。

“这不重要,既然你说你不是另一个世界的我,我姑且信了。”红A态度很随意,眉毛一挑,“当然,你要是愿意多透露一点信息,我很乐意听。”

他是不太在乎无铭的具体来历,观察了一段时间,他确定对方做的事和他没有任何冲突。

不仅如此,他心中真的很感激对方。

当然,对于无铭他多少有点微妙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哪怕不是另一个自己,某些地方也相似到了难以分辨的程度。

“不是我不想说,败犬的哀嚎,而且是两次。”

雷恩表情淡漠的说道,以前的经历糟糕透了,根本没有值得夸耀的地方。

“哦,失败了两次,这就是你不做英雄的原因?”红A举着茶杯,表情略显诧异。

直觉告诉他无铭“生前”的记忆也不太愉快。

“不是,可能也是不再年轻了吧。”雷恩翘着二郎腿,打了个哈欠,“小时候会搓螺旋丸,会召唤龙神号,有自己的数码宝贝,还能变成光,后来人长大了,就失去了所有的超能力。”

红A颇为无语,他当然能听懂,他来自未来,无铭提到的动漫他都看过。

“或许吧,我已经无法直视曾经的自己了。”

“这种情绪,长大后多少都会有点,曾经自己那么幼稚,那么中二,现在想想自然会有点羞耻。”

雷恩提起茶壶,又倒了一杯红茶,盯着对方略显沧桑的眼神,感叹道:

“不过我觉得吧,对于一个少年,一个老好人,一个总是帮助别人的人,没必要那么苛刻。”

“哦,无铭,你认可正义的伙伴这种理想?”

影帝红A脸上无喜无忧,淡定的问道。

“哈哈,你知道吗,人们的想法会很有趣。

一个总是帮助别人的烂好人,不少人会下意识苛求他,会说他伪善,说他是圣母婊。

反之,一个冷血自私,凶狠残暴,动不动就拔刀斩首,拿枪杀人的家伙,反倒是没几个人敢议论他。

不可否认,很多人骨子里就是欺软怕硬。

对于老好人,他们敢于嚼舌根,因为对方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对于杀人不眨眼的真恶人,反而是敢怒不敢言。

我尊敬那些善良的人们,不管是出于伪善还是真善,至少他们愿意为别人做点好事。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不会喊?自私自利,贪婪,懒惰……这些谁不会?难度很高吗?

如果那些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的人是可笑的,那冷血自私,逞凶斗狠的行为就值得夸耀了?

不少人总是这样,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雷恩喝着红茶,语气平淡的继续说道。

“挨少了社会的毒打的人,才会喜欢那些莫得感情,杀伐果断不圣母的家伙。

真要身边都是这种家伙,恐怕寝食难安。

当然,如果那些家伙只是虚幻的人物,人们会喜欢也正常,反正不妨碍日常生活,发泄一下心中的焦虑和戾气也好。”

红A听得微微摇头,抬头暼了一眼天上的月亮:

“或许吧,我现在才确定了,你和我的确不一样,不过这样也好,少了一个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