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仙长,本仙还有个不情之请,请你务必答应。”

闻人牧月福了一礼,徐徐的说道。

其实哪怕是召唤灵,以闻人牧月的高傲和月宫仙子的身份。

是不可能给任何人施礼的。

但眼下牧白的身份也是仙人,而且还是神通广大的仙人。

那彼此就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这些礼遇,也无伤大雅了。

“说吧。”

牧白也想知道,对方所谓的不情之请,到底是什么。

“我是牧白的未婚妻,还请你莫要告诉牧白,我是月宫仙子的身份。”

闻人牧月不好意思的说道。

“为何?”

可爱小兔兔天然呆萌清纯写真

牧白愕然。

“你也知道男人性子都比较懒惰,若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会懈怠,就会产生依赖,变得不思进取。”

这解释,差点让牧白一个踉跄,当场栽倒在地上。

搞了半天,闻人牧月这小妮子,还真的是怕自己吃她软饭呀!

“师傅,你应该也知道我姐夫长得很帅的对吧?这通常帅的人,就是有天生小白脸的潜质,我姐姐用心良苦,你就答应姐姐吧。”

闻人慕灵再次神补刀。

牧白正想回话。

忽然间,他的眉头一皱,扬起头,目光凝重的凝视着苍穹。

咚咚咚~

眼下已经是晚上**点的时间,因为白蛇传秘境是古代,有宵禁的习惯,使得周遭万籁俱寂。

可此时,苍穹之上,却响起了一阵阵天鼓敲击之声。

这声音响彻天地…宛如万鼓齐鸣,声势骇人之极。

转而!

天地陡然亮起了一团金光祥瑞。

离得近了,众人才发现是一团横跨千万丈的七彩祥云。

云海之上,隐约可见,伫立着数百个金甲天神。

每一位身高都达几十米之高,副戎装,手握各种神兵利器,杀气腾腾,威严无比。

带头的乃一个手托宝塔的神将。

他身穿金甲,头戴金翅乌宝冠,左手托塔,右手持三叉戟,威风凛凛,神威不可揣度。

“牧月,他们该不会来找你的吧?这次你惹大祸了。”

九天玄女脸庞充满了凝重之色。

她固然是道教仙人,但也是受天庭管束的。

眼下来的天神,带头的是托塔天王李靖,还有巨灵神,数百天兵天将,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凤舞,我先走了。”

闻人牧月柳眉紧蹙,俏脸透着一丝凝重。

“嫦娥,你屡次违反诸神盟约,在各大世界显圣,今日恐怕走不了。”

巨灵神手握两个巨锤,身躯如山岳似得庞大。

一声怒吼,震得整个钱塘江面的水都沸腾起来。

“那可未必,本仙要走,你们还真的拦不住。”

闻人牧月娇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一道月华光速,朝月亮掠去,速度快到了极限。

“雷公电母,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托大李天王大声说道。

轰隆隆!

与此同时,那高挂在天际的圆月,瞬间被黑云遮盖住。

无数道铁桶粗的雷霆,轰然朝那道月华光速砸了下去。

仓促之间,闻人牧月所化的那条月华光速,只能折返回来,再次落在了江面,显现出她的本体来。

“牧月,不如我来挡他们片刻,你趁机逃走?”

九天玄女沉声说道。

“凤舞,你受约天庭,在这节骨眼,若帮我出头,恐也会惹来天庭的震怒,那玉帝老儿脾气可不是那么好。”

闻人牧月沉声道:“况且眼下月亮被遮,哪怕我逃了,又回不去,能逃到哪里去呢?”

“姐姐,那可怎么办呀,你若仙体陨落在此,你在地星的身体也会石化的呀。”

闻人慕灵担忧的说道。

“凤舞,若我很的有什么不测,你帮我照顾好慕灵。”

闻人牧月眼露决然,沉声嘱咐。

“喂,那个闻人牧月,你说话怎么跟托孤似得,而且你好像忘了我的存在了呀?”

牧白忍不住吭声了。

他其实是可以帮得上忙的,金仙符,足以横扫以托塔李天王为首的一群天兵天将了。

更别提手上还有位面融合大道符箓。

“白先生,眼下天庭来势汹汹,目的就是为了擒下我,你是白蛇秘境的召唤灵,哪怕成仙了,孤身一人又如何能和天庭抗衡?”

闻人牧月道:“万一惹了天庭,被连累导致地星的本体石化,你师兄牧白肯定会很伤心的。”

“可我是鸿蒙镇天宫的人呀。”

对方这话说的情深意切,使得牧白心中微微一暖。

“天庭的底蕴强大无比,哪怕你镇天宫九位仙使亲临,也未必能讨得了便宜,除非鸿蒙道祖亲临。”

听到这话,牧白深以为然。

其实以天庭的战力底蕴来说,二郎真君,哪吒之流还不是最顶尖的。

其上还有六御,五老之说…

哪一位不是执掌一方的无上神邸?

“我最后问你们一个问题,西游秘境和白蛇传秘境有很多仙人佛陀修为和名字一样,是不是也有两个你们?”

这是牧白最后的疑惑了。

“没有呀…”

九天玄女和闻人牧月面面向觎,下意识的回答。

闻言,牧白笑了。

自从垂钓到秘境融合大道符后,牧白就想将两个档次相当的位面给合并。

但又怕造成无法预知的后果,波及到自己认识的人。

而在西游和白蛇秘境,牧白认识的仙人,只有闻人牧月和眼下的九天玄女。

既然两大秘境没有其他另外一个闻人牧月和九天玄女。

那牧白就能下定决心动用了。

哪怕两大秘境融合,导致天崩地裂,也不关他的事了。

“本仙只是来探望下妹妹,没有任何过份的举动,也不会影响你们秘境的秩序法则运转,你们天庭摆出那么大的仗势,意欲何为?”

闻人牧月俏脸发寒,抿着薄薄的唇瓣,强势冷冽。

“屡次违反诸神盟约,其罪当诛,今日本神要将你打的形神俱灭。”

托塔天王冷然说道。

“那就看你们有什么能耐了。”

闻人牧月皓腕扬起。

周遭的月华之力快速的汇聚,化作了一把如弯月的兵器。

这把兵器牧白见过,正是仙器神月斩。

“神月斩!”

随着闻人牧月的妙曼的娇躯急转,手上那把如玄月的兵器,也随之暴涨出一道月芒。

这道月芒仿若月亮的玄阴之气沉淀,又似银河瀑布,席卷而出的刹那,龙凤相随,迫使前方的空间一寸寸的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