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镇压于此的鬼魂的身份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一个谜。

想要解决掉这件事情,总得有个方向才对。

所以我想要从村子里面的老人的嘴里询问到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我和老霍谭金楚思离三个人分了两拨人去村子里面打探消息,看看能不能够得到一些有利的传闻。

小山村并不大,住在这里的人大大小小应该有上百人,不过除了一些比较年幼的人之外,其他的便是老人居住了。

老人则是对我们来说最为有利的存在,因为一些老人比较碎嘴,从他们的嘴里往往能够了解到更多有用的消息,再者说了,他们年龄那么大肯定经历过一些事情。

所以我这一次把方向放在了老人的身上。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从一个老人的那里倒是听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消息。

“那个房屋原本是村长家的,不过听说出了一件事情,所以村长就请了一个高人,把鬼魂镇压在了那里,而村长也就搬到了其他的地方,对了村长就是你们之前见到了老头。”我面前的阿婆对着我谈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关于那个老爷爷的身份和我猜的差不多,他便是村子里面的村长,相信对这件事情也有着很多的见解。

但是不管怎么样老爷子仍然不愿意将他知道的那些事情告诉我们,我们也就是能从其他地方旁敲侧击了解了。

妹子文艺小清新细腻容颜清纯美照

“那您知道院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们从村长那边想要了解到这件事情,但他好像不愿意告诉我们。”我看着面前的阿婆有些疑惑。

阿婆娓娓道来:“其实我们也没有真正的见到过这件事情,也是从我们妈妈那里传来的,听说在几十年前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但就那之后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了。”

老人越这样说越让我好奇。

“那阿婆您和我讲讲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我看着老人随后十分懂事地将一张钞票塞到了老人的手里。

老人倒也毫不避讳的收下了。

至于这其中的故事十分玄乎。

而老人嘴里的故事也是从他的妈妈那里听来的。

在几十年前也就是这一个小村庄里有一户人家,但是那户人家家境贫寒,偏偏是这个贫瘠的家里有两个儿子要抚养。

一开始还好。

但两个儿子长大之后饭量也越来越大,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无疑又是雪上加霜,于是家庭中的父亲便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他两个儿子当中的其中一个放弃,只留下一个。

在那时这也是无奈之举。

父亲将他最小的孩子遗弃在了山林当中,那个小孩子才十几岁的模样,将它放入到山林当中之后,父亲头也不回地便离开了。

而当母亲听到这件事情时,悲痛欲绝,甚至绝食寻死。

父亲最后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错误,他尽可能的想要弥补,于是只身上山,想要将自己之前遗弃的孩子再一次的找回。

但是山上空无一物。

除了一些骨头之外和那个卷着自己孩子的凉席之外就已经没了其他的东西,父亲认为自己的儿子可能是被山上的豺狼虎豹吞食了,虽然悲痛,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他只能跪在地上不断的祈祷,祈祷被自己放弃的那个孩子时候不要报复家里,后来回家也诉说了这件事情。

家人虽然心里悲痛但日子终究还是要过的。

不对劲的事情便发生在几天后。

这家人的父亲在砍柴的时候,不慎将斧头劈在了自己的腿上,但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邪乎,加上他自己看到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更让他认定这是自己儿子的鬼魂来报复了。

这位父亲按照高人指点在门口悬挂了一个菜刀,听说菜刀由于屠宰的缘故,在上面沾染了一些怨气,寻常的鬼魂不敢靠近悬挂菜刀的房屋。

而有一天当这位父亲回家时菜刀却突然劈了下来。

菜刀不偏不倚的砍在了脖颈处,父亲也因为这件事情离开了人世,也因为这件事情让村子里的其他人恐慌了起来。

然而事情还没完。

从那之后村庄里面的每个人都能够在半夜听到一声敲门声。

若是家中出现敲门声开门查看,第2天这家便有一个人会身首异处,死相极其恐怖,一时之间村子里人心惶惶。

每个人都在担心会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直到有一高人经过。

听说一个穿着道袍的道长经过这里感觉到怨气冲天便来到了村庄里了解情况,而后给村子里的人提了一个意见。

道长让当时的村长在那处房屋内种一棵柳树,而道长则在柳树上方贴了一张黄符,嘱咐他人不要将这张黄符揭下来,否则的话被这棵柳树镇压着的鬼魂便会被放出。

这几乎是村庄里家喻户晓的故事,当然故事的真假性在当时是无法考究的,但结合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却让人毛骨悚然。

揭开黄符的便是谭金。

“都是你小子,让你乱动东西!”老霍一脚踹在了谭金的屁股上。

谭金一脸委屈:“我哪知道那玩意儿是镇压鬼魂用的,我要是知道的话,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可能揭下来。”

我示意让他们两个人先别闹,皱着眉头仔细的分析着。

光听这个故事恐怕觉得有些玄乎,但我们确实听到了敲门声,而且村庄里面也有一个人因为这件事情死去了。

此时的我们不得不去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咱们还是别吵那么多了,既然道长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那我相信咱们也一定有办法将这件事情解决的。”我对着身旁的三人说道。

一旁的阿婆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道:“你们是不知道,当年为了封印这只鬼魂,那只道长特别嘱咐过,如果天亮时他还没有回来那就尽快将柳树栽在井边,当时有不怕死的人去看了一眼,发现道长死相凄惨的倒在了后山。”

听到阿婆的话,我们几个人懵了。

难不成解决这件事情有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