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盛世为凰!

祝烽挑了挑眉,彤云姑姑立刻上前来,回道:“皇上和娘娘走了这些日子,公主又长胖了不少,有的时候,连皇后娘娘都要管着她,生怕她吃得太多,晚上都睡不着呢。”

南烟啧啧了两声,道:“她怎么这么馋,也不知道像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都无声的看着她。

像谁?除了像娘,还能像谁?

但当南烟抬起头来的时候,众人又都顾左右而言他,只有祝烽笑道:“吃得多又怎么了,朕养得起!”

南烟喃喃道:“皇上又不能养她一辈子。”

祝烽道:“谁说不能?”

“她将来还要嫁人呢。”

“朕的心平,不嫁人!”

“啊?”

“不受那个委屈!”

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

“……”

南烟知道,祝烽又要开启“傻父亲”的状态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他表示不要心平离开身边,甚至连嫁人都不要,最好一辈子都只是一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肉球。

但怎么可能!

南烟也懒得跟他争执,毕竟现在说这事也还早。

只笑道:“妾还以为,有了肚子里这个,皇上就要忘了心平了。”

“谁说的!”

祝烽白了她一眼:“这个是儿子也好。将来等他长大了,也是要好好的习武练兵,保护姐姐的。”

“……”

合着天下都该为心平活着。

南烟更是觉得他不可理喻,都懒得跟他说话了。

彤云姑姑他们在一旁,看着皇帝与贵妃半是斗嘴半是调笑的样子,一点都不惊惶,只将厨房送来的饭菜摆好,两个人才走过去用饭。

不过,没吃两口,南烟果然又难受得吐了起来。

彤云姑姑眼疾手快,立刻拿了痰盂过来接着。

一边轻轻的拍她的后背:“娘娘好些了吗?”

南烟干呕了几声,只摆手道:“拿茶来。”

念秋立刻奉上了热茶。

祝烽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皱起眉头来:“怎么你这一次比之前都吐得厉害?汪白芷就没想点办法吗?”

南烟喝了一口茶,漱漱口再吐进痰盂里,然后沮丧的说道:“他能有什么办法?”

“……”

“都说了,是胎儿顶着妾的胃了。”

“……”

“这一胎可真是,害死人了。”

祝烽心疼得厉害,道:“朕之前问过了,说是让熟练的接生婆来揉揉肚子,可以调理胎位的?你要不要试试?”

“这——。”

南烟迟疑道:“谁知道揉成什么样子?万一把脸揉丑了呢?”

她这无理取闹的话,说得彤云姑姑和念秋都忍不住别过脸去笑了起来,祝烽也笑道:“胡说些什么,朕跟你的孩子,能丑吗?”

说着,他又转头问彤云姑姑:“彤云,这样可行吗?”

彤云上前一步,小心的说道:“回皇上的话,奴婢想着还是不要了。”

“为何?”

“皇上说的那法子,孕妇胎位不正,影响生产,才让熟练的接生婆来揉肚子正胎位的。娘娘这一胎并没有胎位不正的问题,只是胎儿顶着娘娘的胃了,才会孕吐,但并不影响生产。”

“哦……”

“若是找人来揉,只怕反倒揉得胎位不正,生产的时候会受害的。”

“原来是这样。”

祝烽听着,点了点头,正色道:“那还是不要了。”

说着,又回头看看南烟,说道:“那你还是忍一忍?朕让汪白芷多给你开一些药来吃?”

南烟忙摆手:“不要不要。”

“……”

“本来就吐得厉害,再吃药,更没胃口了。”

彤云姑姑也笑道:“皇上放心,奴婢今天服侍娘娘的时候也注意了一下,娘娘虽是孕吐得厉害,但胃口很好,吃十分吐三分,好歹还有七分呢。”

“……”

“就怕娘娘还像生公主的时候一样,吃得太多,反倒不好。”

“哦……”

祝烽眨了眨眼睛。

他失忆之后,大事自然是有人告诉他的,但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比如南烟怀孕的时候很能吃,比如自己每天硬逼着她在院子里兜圈子,就不知道了。

只知道,她生产时候的意外,差点出大事。

于是伸手过去握住南烟的手。

“那你,辛苦这一回。”

南烟睇了他一眼,笑着。

不一会儿,饭吃完了。

南烟中途又反应了一次,幸好也没吐太多,祝烽让人晚些时候再给她送些粥品过来,免得她夜间饿了。

南烟道:“皇上今天不在这里歇了?”

祝烽看了她一眼。

虽然肚子稍稍的有些显形了,但她整个人还是清瘦的,甚至还有些少女的气息,有的时候一派天真,说出来的话却——

幸好,这里的晚上,比较凉。

否则祝烽早就感到一身燥热,出一身的汗了。

他说道:“不了,跟彤云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一批折子,朕也不想留着,早日批完了早日放回去,免得事情积压着。再说,白龙城那边,也要安排了。”

“白龙城?”

南烟一听,立刻说道:“安息国的特使要到了?”

祝烽点点头道:“嗯,消息已经传过去了,他们同意将会面的地点定在白龙城。”

“他们什么时候到?”

“算起来,还有五、六天。”

“这么快?那皇上是不是要安排了?”

“不错,”

祝烽说道:“朕已经让英绍先带人过去,选一个地方包下来,稍事布置一下,也不能太显眼。白龙城虽然两边都不沾,但也正是如此,不是绝对的安。”

“那皇上身边,带什么人呢?”

祝烽道:“朕也不打算带太多人,一些亲兵,加上方步渊留下的人马过去。叶诤是沙州卫的都督同知,他是一定要去的。”

“……”

“都尉府这边也不能没人,杨黛和他手下的几个副将都留着。”

“……”

“不过也无妨,本来白龙城也不远,可能当天去,第二天就能回来——如果,安息国没有什么大事的话。”

“……”

这当然。

怕的就是他们有什么大事呢。

况且,祝烽这一次见他们,自己就是有大事的。

南烟想了想,问道:“那妾——”

祝烽低头看着她,一对上她闪烁的目光,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但他说道:“这一次,你就不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