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峰不禁摇头苦笑:长得帅又优秀,是自己的错么?

最终,在凌峰的软磨硬泡之下,天白帝法相终于还是咬牙传授了凌峰一门黑铁魂技。

魂技这种东西,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一本黑铁魂技,在市面上的价格,都可以媲美圣级功法了,至于白银魂技,那更是普通武者所无法承受。

更何况,一般而言这种东西很少会拿出来拍卖,所以市面上流通的就更少了。

基本上都是作为家族或者宗门之中的不传之秘。

“才一门黑铁魂技啊?”

凌峰一阵嫌弃,天白帝法相给他的魂技,名为“深渊凝视”。

魂技和战魂一样,分成黑铁,白银,黄金,七彩,不朽五个等级,而每一个等级又都分成九个星级。

这门深渊凝视,只是三星级别的黑铁魂技,属于“弟中弟”般的存在。

虽然品阶极低,但是效果却也不容忽视,深渊凝视一经施展,对手的各方面能力都会受到压制,无论是速度,力量,反应,防御,都会削弱三成左右。

不得不说,战魂这种存在,就是用来打破平衡的。

试想一下,两名强者交锋,其中一个拥有战魂,一招深渊凝视甩出去,那对面立马就要歇屁了。

优雅气质美女长发披肩粉嫩纱裙柔嫩雪肤写真图片

“这么黑铁魂技,是专门用来配合惊目劫的!”

天白帝法相露出一脸得意之色,“当年我从一处险地历练之时,获得了在宝库之中选择一门魂技的机会,我也是在那地方得到的!”

“哦?”

凌峰眼皮一跳,立马问道:“什么地方?”

这么厉害的底牌,自然是越多越好。

“好像是叫什么太华仙宫,不过你也别想了,那是一个游离于天外星空的大陆碎片,谁也不知道它何时才会重新出现,而出现的时候,又不知在哪一域,所以你听听就好,魂技之中东西,除了中元域之外,也就只有南巫域稍微多一些,其他地方,都是十分罕见的。”

凌峰点了点头,将“太华仙宫”这个名字记住,什么几百年一开,几千年一遇的秘境,自己统统都遇上了,万一自己人品再次爆发呢?

又过了一个时辰,凌峰感觉自己已经渐渐适应了十五道锻气混元锁带给自己的压力,这才缓缓起身,又尝试修炼了一下魂技,第一次运用魂技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神魂一道,还有如此神秘莫测的领域。

“对了前辈,你可有什么淬炼神魂之法?”凌峰略带期望的看着天白帝法相。

天白帝法相轻叹一声,“有倒是有,不过只适用于黑铁战魂,你小子已经是白银战魂了,怕是用不上。”

“好吧。”

凌峰倒也不轻气馁,自己身边可还有另外一个“宝库”呢。

玉珺瑶既然能够一眼认出自己的白银战魂,而且又是来自九黎神族的大小姐,说不定有着淬炼战魂的方法。

从她身上,应该能够有所收获。

大不了,以后对她的态度,稍微客气一些好了。

“既如此,前辈,我就先离开了!”

凌峰又朝天白帝法相躬身一礼,便准备离开。

“走吧走吧!省得受你刺激!”

天白帝法相大袖一甩,以凌峰这种修炼的速度,下次再见的时候,怕是就达到圣级去了。

只是不知道,达到圣级,这家伙会用多长时间。

……

“战魂,魂技!”

离开迷雾鬼林,凌峰只觉得一片崭新的领域,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帝境之后,每一层的突破,都变得无比困难,但凌峰却急需要拥有可以与圣级强者匹敌的力量。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或许施展混沌转生,可以媲美最弱的圣级,但是在施展混沌转生之后,带来的后果,却是凌峰不想承受的。

而魂技,无疑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当务之急,想办法搞到淬炼战魂的方法,除此之外,便是找到一门合适的白银魂技!”

打定主意,凌峰连忙飞身赶回拓跋烟她们暂住的客栈。

而当他回到客栈的时候,却几乎已经是后半夜了。

承受了锻气混元锁带来的巨大痛楚,凌峰也确实有些疲惫不堪了,回房之后,便迷迷糊糊的睡下了。

次日一早,三人再度踏上了征程。

想了想,凌峰还是决定先返回一趟凌神宗。

现在的凌神宗,已经贵为天白帝国的护国神宗,不过,凌神宗的根基,却依旧还在仙踪山脉。

自己好歹也是凌神宗的宗主,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个甩手掌柜,但说到底,这才是自己的根基。

一路南下。

这一次,凌峰对玉珺瑶的态度,可以说是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玉姑娘,饿了么?要不在前面的镇子上先歇歇脚?”

“玉姑娘,渴了么?我给你准备了焚天龙炎髓,拿去喝吧,别客气!”

“玉姑娘……”

一路走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凌峰主动对玉珺瑶献殷勤了。

玉珺瑶脑子几乎转不过弯来,凌峰的态度,未免也变得太夸张了吧。

就连拓跋烟都有些搞不懂,她还真没见过凌峰对什么人如此殷勤过。

“喂!臭小子,你到底想干嘛!”

玉珺瑶一双凤目瞪着凌峰,咬了咬娇唇道:“无事献殷勤,你……你不会对本姑娘有什么想法吧?”

说着,玉珺瑶连忙双手抱胸,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

凌峰嘴角微微抽搐,不过为了战魂淬炼之法,我先忍了!

深吸一口气,凌峰缓缓道:“怎么会?我也想清楚了,既然要结伴同行,大家互相关照,也是应该的嘛!”

“哼,你最好不要对本姑娘有什么想法!”玉珺瑶轻啐一口,“本姑娘可看不上你!”

“呵呵,玉姑娘你放心,我就是对母猪有想法,也不会对你有想法的。”凌峰笑着说道。

“你!”玉珺瑶凤目一蹙,气得一阵牙痒痒,玉足一跺,狠狠踩在凌峰的脚背上。

凌峰何等的“皮糙肉厚”,这一脚对他而言,自是不痛不痒。

他不由挠了挠后脑勺,一阵无语道:“有想法也不行,没想法也不行,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

说完,凌峰只好打消了讨好玉珺瑶的念头,看样子,自己还得找个机会,跟她说清楚自己的目的,大不了用元晶或者丹药买也是可以的。

无论如何,战魂淬炼之法,自己志在必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