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李襄屏在海淀区的那个公寓。

嗯,这都被自己外挂鄙视过了,所以这次必须省略一万五千字。在李襄屏又在恢复体力的时候,丫丫一个胳膊搂住他,突然幽幽说道:

“李襄屏,我到底算你什么人?”

“什么人?哈!你的小脑袋天天都在想啥,咱们现在当然是情侣喽,所以你就是我的恋人,爱人,女朋友……”

“不,我感觉都不是,”丫丫突然打断他道:“每次和你在一起,我总感觉咱们根本不是情侣,我也不是你的女朋友。”

“不是?那你说咱们算啥?”

“**,我就是你的**。”

“炮,**?”李襄屏张口结舌,他反手搂住丫丫笑道:“丫丫同志,不是我批评你呀,你这思想也太污了吧,咱们如此美好的关系,你怎么能用**来形容。”

李襄屏试图调节一下气氛,对方却没有什么反应,除了手臂搂得更紧,不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李襄屏心里叹一口气,心说自己真的已经不当纨绔很多年了呀,这怎么还是没法给别人安感呢。

“丫丫姐,你看到我桌子上的那对花瓶吧?”

“花瓶?哦,你是说你书桌上的那对是吧,怎么了?”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漂不漂亮?”

“花纹有点奇怪,不过还是挺好看的,对了,那个是什么瓷器呀?”

“这是一种比较独特的裂纹釉,最初是烧制过程中出现了bug,其实算残缺品的但后来却因此自称一派。因为那些裂纹曾经是缺憾,后来反倒却被熔铸成为一种另类的美。”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因为在我眼中,你就有点像这种裂纹釉呀。”李襄屏顿了顿笑道:

“而蔡珊珊呢,她就像是另一种瓷器,那种完美无瑕的瓷器,因为完美,这样和这种人相处就太累,甚至会感觉压力很大,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那种瓷器,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李襄屏很快感受到对方情绪的变化:“好啊,原来在你眼中,我就是个残缺品呀。”

李襄屏继续笑道:“你不是残缺品是啥,又黑又瘦,身上都没有二两肉,另外牙齿也不好看,就你这牙齿,说好听点叫小虎牙,只要再过一点,那其实就成了龅牙,仅仅这些也就算了,关键是你这脾气要改呀,你说你这心眼怎么就这么小,天天蔡珊珊蔡珊珊,我和她的事,你不是从小到大都打听清楚了吗,这怎么就还在那疑神疑鬼呢……哎哟!你看看你看看,我都还忘记说,你还有很明显的暴力倾向啊,怎么就这么爱咬人呢……”

李襄屏正感觉自己体力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丫丫的手机突然响了,等她看到来电显示,她当时就吓了一跳,她看了李襄屏一眼之后说道:

“是,是你林阿姨打来的。”

“接呀。”

几分钟之后,等丫丫挂上电话,李襄屏继续和她开玩笑:

“你看看,和你相处越久,我就发现你越来越多的毛病,原来你说谎都不用打草稿的嘛,明明在五道口,还说自己是在学校。”

“别闹,”丫丫拍了一下李襄屏那个不老实的手:

“你也不问问你林阿姨跟我说啥。”

“哦,她说了啥。”

“她今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还让我明天再去一趟,说我有个红包忘了领。”

“啊!红包?多大的红包?”

丫丫摇摇头:“这个她倒是没说。”

“那应该是销售情况很不错嘛,这才会想到跟大家发奖金,我也问问,来,你把我的手机递过来……”

等丫丫递过手机,李襄屏直接拨通自家老头子的电话,等电话通了以后,丫丫倒是很想听听他父子俩到底会说啥,只可惜她失望了,两人是用家乡话在聊天,她半句话都听不懂。

等挂上电话,丫丫看到李襄屏在发呆,她忍不住开口问道:

“怎么样?今天开盘是什么情况?”

“哈!”李襄屏回过神来,他忍不住抱住对方亲了一口:

“发财了!丫丫姐我跟你说,我马上也要发财了,嘿嘿,过几天吧,等我从日本比赛回来,我应该也有一个红包,到时咱俩来比比谁的红包更大。”

“这我怎么跟你比呀。”

丫丫白了李襄屏一眼,不过见到李襄屏这副状态,她也跟着高兴:

“房子到底卖得怎么样啊?”

“嘿嘿,今天第一天开盘,就已经出手一半多了。”

“才卖一半?”

李襄屏好笑的看了对方一眼,心说人“汤臣一品”十多年才卖一半,现在“银河湾”一天就卖出一半多,这已经是爆得不能再爆的爆款了,按照这个项目的体量,这一天回款应该就能超过50亿,所有成本在一天之内收回。

李襄屏没有跟对方过多解释,考虑到丫丫毕竟是外行,李襄屏还真怕把她吓到。

而丫丫果然也没有详细追问,又闲聊几句之后,两人的话题有来到接下来去日本的比赛:

“对了,你是明天去日本是吧?几点的飞机?要不要我去送你?”

李襄屏笑道:“下午2点多,你敢来你就来吧,不过我跟你说,明天有很多人的。”

“现在不就剩你一个人吗,怎么说很多人。”

李襄屏听了笑笑,“棋手是只剩下我一个,不过还有带队的呢,还有翻译呢,还有随行记者呢,起码五六个人吧。”

“啊!这么多人,那我不去了。”

接下来去日本,当然就是今年的“丰田杯”,“丰田杯”的八强战在上个月就结束了,李襄屏是击败台北棋手阿勋,再一次闯入世界大赛四强。

只可惜这一次只有他一人闯入四强了。

八强中另外两位中国棋手,常浩是被日本张栩击败,古大力则被大李淘汰。

这其中尤其是古大力的输棋,他看上去明显是受到“凤凰古城杯”的影响,在那盘比赛中完不发挥,被大李较为轻松的击败。

而李襄屏半决赛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老对手李沧浩。

“唉,大力兄,真是有点对不起了,现在也没法帮你做更多了,只能在后天的比赛中尽量帮你报仇……”

刚刚过完十一黄金周,李襄屏再度登上飞往东京的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