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林飞制服玉面狐狸的整个过程,不足一分钟。

这一分钟内,陈紫萱惊吓得像是木雕一样,望着黑暗中的林飞和玉面狐狸,那掉落在地面的手电筒,散发出的光,照射向远处,不停地摇晃着。

就好像摇晃着她的心。

好在,林飞很快将玉面狐狸制服,这让陈紫萱悬着的心放下了。

只是她有些不解:“你放她走了?就这么相信她,不会再来杀你?”

“因为她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死有时候并不可怕,生不如死才可怕。”

林飞淡淡一笑:“背后想杀我的人,让他自食其果,岂不更好。”

……

林飞的别墅院落,马立一直在院落里走来走去。

跟谁林飞之后,林飞就安排他入住在别墅。

他本以为别墅内,就他和林飞这个单身汉。

让他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金屋藏娇。

优雅气质美女长发披肩粉嫩纱裙柔嫩雪肤写真图片

不但藏了一个,还藏了两个。

别看这位宗师五大三粗,顶着一个光头,可和女人打交道,简直像是蹩脚的鸭子。

他在屋里不习惯,所有就跑出来,看院落里的风景。

但是,他坐等右等,林飞就是不回来,很是无聊,索性盘坐在了院落里的水池旁修炼。

这时,古灵精怪的王灵儿像只小兔子蹦蹦跳跳的来到别墅的院落里。

离很远,她就看到了一个闪亮的光头,在水池旁闪闪发亮。

她好奇地跳了过去,看到一个光头大汉,模样很粗狂。

“你是何方妖孽?”王灵儿忽闪着大眼睛,扬着眉对着马立吆喝。

马立一瞪眼:“女施主你好像抢了我的台词!”

“咳咳……”王灵儿歪着头,敷敷敷笑了起来,“秃驴,你为何到此!”

瞬间马立的脸一黑,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怒火。

“女施主,请叫我马立。不知道女施主和林先生什么关系?”

“林先生?”王灵儿一愣,接着咯咯咯笑个不停:“你是说大叔吧!他确切的说是我爸的师父,我就是他的徒孙。但是,我不承认,所以一直叫他大叔!”

马立立即摸着光头起身,然后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原来女施主和林先生如此大的渊源,失敬失敬!”

王灵儿牙疼一样的吸着气,翻着白眼。

“你还真是和尚呀?”

“嗯,从小出家。”马立如实回答,然后望向楼上别墅的窗户,“那楼上的两个娘们……咳咳……小姑娘和林先生什么关系?”

“娘们……噗哈哈哈……”

在王灵儿拿马立打趣的时候,鲁远山正在自家的别墅小院落里抬头看着星星。

夜晚抬头观星是他的一大爱好,有时候他用天文望远镜观望。

有时候就是随意的望着天空,感受着星空的浩瀚。

感叹人类的渺小!

其实,他现在观星就是为了散心。

杀父之仇不报,就像是梗刺在喉!

更何况,他花了那么多钱,请了玉面狐狸杀人。

等待,让他很焦躁。

他恨不能立即看到玉面狐狸提着林飞的头颅出现在他的面前。

突然,一个黑影翻墙而入。

一个苗条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昏暗的院落灯光之下,两人的影子交错着,扭曲着。

鲁远山自然知道这个女人是玉面狐狸,也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很危险。

但是,他觉得自己是雇主,自己花了钱,有底气说话。

“你成功了?”

“没有!”

玉面狐狸这次的脸,更加的妖艳,更加的美,就是有些惨白。

她的美和妖艳,绝对是勾引死男人不偿命。

鲁远山瞬间有了悸动,贪婪地盯着她玲珑的身材。

他的喉结蠕动了一下,尽量让自己看着正经。

“既然,你没成功,干吗来我这里?”

玉面狐狸撩拨了一下头发,莞尔一笑,风情万种。

她轻飘飘的,如弱柳扶风般走到鲁远山的面前,伸出纤纤玉指,在他的腰部划过,然后……

鲁远山像是触电一样,整个人都开始亢奋起来,前所未有的亢奋。

无疑到了中年,黄脸婆老婆,无法激起他的**。

也正验证了那句话,野花永远比家花香。

他却不知道野花有时候有毒。

就在他被玉面狐狸勾引的五迷三道的时候,玉面狐狸眼中猛然迸射出杀意。

她的手腕一抖,看上去像是银手镯的首饰,瞬间变成了杀人的武器。

分明是细细的钢丝,专门用来缠绕人的脖子,然后勒死!

柔情突然变成袭杀,惊得鲁远山灵魂剧颤。

但是,他已经被缠住了脖子,想呼喊,却无法喊出口。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拿了自己的钱,却突然倒戈。

很快鲁远山死了,就死在了自家别墅的小院里。

他到死都不明白,也不甘心,就这样花钱顾杀手杀人,仇人没死,自己却被杀手干掉了!

估计,到了地狱,他也要向阎王爷喊冤呀!

翌日,鲁远山被杀死在家中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毕竟鲁彪刚死不久,鲁乙洋刚死不久,现在鲁远山又死了。

一门祖孙三代接连死去,实在让人震惊呀!

各种猜测在江城传得沸沸扬扬,但是,很快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鲁远山和一个女人有交往,而鲁远山死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中。

众人纷纷猜测,这是情杀!

……

鲁远山死了并不代表林飞的麻烦已经结束,恰恰相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次更加凶猛的浪潮席卷到了江城。

新的华南王苗川杀死苗震嫁祸给林飞,然后又蛊惑苗震的师父幽寂出山,为弟子报仇。

幽寂仙风道骨,一副得道高人的风范。

本来是隐居深山老林,不问世事。

但是,听到弟子被人残害而死,对方又如此狂妄叫嚣。

他那颗沉寂的心,也被激起了一丝愤怒。

于是乎,就有了苗川狐假虎威,来江城立威。

他要想坐稳华南王,自然要为兄长报仇,这也是他设下的一个局。

在他看来,林飞不过是他登上华南王宝座的垫脚石。

这一日随着幽寂和苗川的到来,江城开始风云变幻。

苗川以华南王的旗号,邀请江城诸多大佬云集在丰华别院。

而这个院落,其实是苗川早就在江城购置,平时并没入住。

但是,今日却成了聚集江城大佬的府邸。

与此同时,江城的诸多大佬开始人心惶惶。

因为谁都知道,苗川醉翁不之义不在酒。

他表面上邀请大家,其实就是来立威,来对付林飞来了。

而同时,苗川也向林飞下了挑战书,约定的地点就是他的丰华别院。

作者题外话:求银票,有银票的多砸几张,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